琰琰爱吃糖

Chapter 01

太阳东升西落,朦胧的勾月遥挂天边。欣荣繁华的都市进入深夜的狂欢之中。

北城——南安市最混乱的一角,近乎独立于南安市以外。

北城有它自己的规矩,就算是警察也不敢轻易插手。这里是消息最流通的地方,这里是鱼龙混杂的地方,这里更是黑暗与秽乱。

它是光鲜亮丽的另一面,掀去浮华的表象,展现出的最真实,也是最丑陋的一面。

机车的轰鸣声从拐角处传来,眨眼间,只觉得眼前残影闪过,尖锐刺耳的摩擦声刺激着周围人的耳朵。一辆银灰色的机车甩尾急停在了凰权的台阶前。

车上的人直起身,摘下头盔,晃了晃散落的长发,下车随手将头盔放在车上。独身一人踏上台阶,走进凰权。

路上的人,对于这个女人有些好奇,但也终究只是好奇而已,看看也就罢了,四下散了。只有几个好事的,贪婪的人,走近了那辆机车。伸出手,想要触摸一下那辆车,可还没等碰上,就发现,这车的钥匙还挂在那里,一时之间,念头就闪现了。几个人相互看看了,都有了计较。

这可是送上门的生意,不要白不要。

可,就在他们打算将车推走的时候,就听见类似的轰鸣声正远远的传来。只是一闪神,就有车停在了身后。

只听得,身后传来说话的声音。“你们几个,胆儿不小啊。”说话的声音,有些闷闷地,几个人仗着胆子转过身,正好瞧见后头的那个人摘下头盔。

是个女人,还是个长得不错的女人。

一见只是个女人,那几人胆子又上来了。“劝你别多事,哪儿来回哪儿去。惹着了我们哥几个,小心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哎呀,我好怕呀。”女人笑着拍了拍胸口,只是瞧着她的模样,更像是逗着那几个人玩一样。

“你们几个,给她点颜色瞧瞧。”为首的男人,是陈爷手底下的一个头目,有些小势力。

话音落下,就有几个人走了过去。那个女人也不急,只是下了车,随意的单手叉腰站在那里,像是等着那几个人过去一样。

还没等走近,走在最前面的一个人就被女人突然抬起的腿踹得往后退,连带着几个人一起摔在地上。

“哟,这是怎么个情况啊。”女人站在那里,收回右腿,脚尖点点地面,脸上一派轻松。

“还不赶紧的!”

“可不是,得赶紧的。不然,可就麻烦了。”女人朝着那小头目抬了抬下颚,示意他转过头瞧瞧。

可还没得转过头呢,就让人给直接踹趴了。“哪儿来的小子,这么不懂规矩。”

那小头目就见着眼前一双黑色的高跟小靴,抬起头,就看到那个走进凰权的女人正站在面前。那眼神,跟刀子似得,能戳人。赶紧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仗着身高,蔑视那个女人。“这是哪来的野丫头,不晓得老子是谁吗!敢踹老子,找死啊!”

“呵。怎么着,踹的还不够是吧。赏你的!”说完,抬腿又是一脚,正踢在男人的腿根,愣是将人踹飞出去。“敢在我面前称大,你家爷是哪个。”

“哎哟,疼死我了!臭丫头,说……说出来吓死你!”小头目借着身边人的扶持哆嗦着站了起来。“你敢跟老子动手,老子可是跟着陈爷混的!”他说完,就见着那两个女人没说话,就以为她们怕了,底气就足了,在北城混的,哪个敢惹陈爷,“嘿,知道怕了是吧。告诉你们,今儿这事你们不好好给老子赔罪,老子立马宰了你们全家。”

“陈爷?你说的陈爷是鸿门义虎堂的陈爷?”后头的那个女人走了过来,问道。

“正是!我告诉你们,在这北城,还没陈爷摆不平的事。你们两个还不赶紧给老子赔礼道歉!”

“阿钰,这小子脑子有病吧。我们给他赔罪?”女人伸手搭在了那个阿钰的肩上,说道。

“你,你说什么!”

女人朝着他摇了摇头,示意他看看自己身边。那个阿钰已经掏出了手机,拨通了电话。说了没两句就挂断电话了。“喂,你不是要赔罪吗?就在那儿等着吧。”说罢,就朝身边的女人说:“筱媛,你先回去,我在这里等着。”

被叫做筱媛的女人点了点头,转过身就上了车,发动车子后,就从那些人身边呼啸而过,想拦也没法拦。
“怎么,想跑啊。”

“放心,我在这等着。不久,也就三分钟的事。我送你一份大礼。”阿钰的话里似乎有另外的意思。

周围的人,也围在那里,等着看热闹。看着那女人一副淡然无谓的模样,觉得这女人后台应该不小,不然怎么敢跟鸿门陈爷的人杠上。

算了算时间,阿钰抬起手露出腕上的手表,看了一眼时间。“还有十五秒。”

围在周围的人突然向旁边挪了挪,空出一块地,一辆黑色的轿车就停在那里。车里的人一下来,就有不少人抽了一口凉气,义虎堂的二把手陈桀!陈爷的亲儿子!

“少爷!少爷!您怎么来了。”小头目见着陈桀赶紧迎上去。“我这么点小事怎么敢劳您大驾啊。”

陈桀一下车,就四下打量了一下,瞥了一眼那个小头目,冷哼一声。“小事?”猛地一把抓着小头目的领子,拽了起来,“你他妈给老子惹了那么大的麻烦还敢说小事!”

“我我我,我没惹事啊。”那小头目一见陈桀冒火,大喊冤枉。

“一会儿收拾你!”一甩手将那小头目甩到地上去了。转过身,大步朝着另一边走去。

正坐车上的阿钰,瞧见走过来的陈桀,仍旧是一副轻松的模样。“哟,多大点事啊,弄的这一副黑面神的模样。吓唬谁呢。”

围观的不少人都替她捏了一把冷汗,这可是个煞星啊。

陈桀走到车跟前,还没等开口说什么,阿钰就站起身,往前迈了一步,伸出手,勾上了陈桀的肩膀。

从旁人看来,陈桀跟阿钰几乎是贴面拥抱,不过,其实也没差。

……

一时之间,四下一片寂静。

阿钰笑盈盈的看着陈桀,两人面对面,靠得很近,“桀哥,我可想你了。”

陈桀身体僵硬的站在那里,看着阿钰脸上的笑,忍不住伸手,也不管四下是个什么情景,直接将人揽在了怀里。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也吓得那小头目腿软‘噗通’一声坐到了地上。陈桀是北城出了名的煞星,多少人想要近他的身,下场都不怎么好看,可现在,这个不知打哪儿来的女人,却和陈桀如此亲密。

这说明了什么?

小头目平日里是个机灵的,上头老大们的花边消息,零零碎碎的也听过不少。他听人说起过,陈桀一直不让人近身,那是因为心里头记挂着一个女人。能让陈桀惦记的女人……

小头目觉得,他算是走到头了。

“桀哥,咱们这么久没见着了,我可是给你带了好东西。”阿钰退了一步,从陈桀的怀里抽身,往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递了出去。陈桀也没打开,只是看了一眼那盒子,凰权的标志明晃晃的在上头印着。又瞟了阿钰一眼。

“咳,那什么,我可是排了好久的队才拿到的,可别嫌弃啊。”阿钰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陈桀伸手,揉了揉阿钰的头,将盒子拿了。

这时候,众人才清醒过来。

“这次回来,还走吗?”

阿钰转了转眼睛,看着陈桀说道:“不走啦。有你在,我往哪儿去呀。就在这儿呆着了,桀哥,你可得罩着我啊。”

“好。”

“那正好,这会儿就要你给我出气。我好好的把车停这,不知道哪儿来的小毛贼,打我这车的主意。这可是你送我的,我才开第一回就让人给盯上了。”阿钰跺了跺脚,有些哀怨的说道。

陈桀回过头,目光落在了那边腿软坐地上的小头目,眯了眯眼。

小头目沐浴在陈桀那快结冰的视线中,直接的后背直冒寒气。“我我我,我有眼不识泰山,少爷,我……”小头目连滚带爬的扑到了秦思钰的跟前,可还没等把话说完,就让人从身后抓住了胳膊,拖走了。

“少爷,少爷,我错了,您饶了我这回啊,少爷。”

陈桀盯着阿钰刚才险些被抓着的腿,说道:“别让人碰着你。”

阿钰眨了眨眼,笑弯了眼,“有你护着,我怕什么。”说着,又攀上了陈桀的肩膀给了个紧紧的拥抱。同时,用只有另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给我带句话回去,告诉那老头:别派人找我,过几天我就回去见他。”说完,就退了一步,长腿一迈上了车,朝着陈桀挥了挥手,戴上头盔发动车子开出了人群。

陈桀看着阿钰的车影,轻轻地摩挲指尖,那温软的热度仿佛还停留在上面。抬眼,扫了四周一圈,转身也上了车离开了。

评论(1)
热度(1)

关于我

日常沉迷吸居,
懒癌晚期,拖延症患者
更新随缘,目前主更澜巍衍生
© 琰琰爱吃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