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小绮

小段子

一个脑洞的衍生,能写多少是多少吧
笔力不够,人物肯定ooc,晓宋晓无差
有私设,宋道长受伤说不了话,是不是暂时的看后续发展



意识昏沉间仿佛有人搬动自己。
小看了那藏于深山的邪祟,虽然最终将这个祸害一方的邪祟除去,但也因一时不慎重伤在身倒在了路边。迷蒙间,恍然想起还没有找到他,还没有和他说……该说什么呢。
只要能够再见他一面,只是远远的看他一眼,知道他还好就够了。
疲累和伤重的衰弱击倒了他,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阿菁是个活泼的小姑娘,遇上了一个眼盲的好心哥哥,跟着他一路走。
这一天他们在路边捡到了一个人,阿菁原本是想拉着道长避开的,但是没能成功。
哼,阿菁不开心ヽ(≧Д≦)ノ
但是当她用沾了水的帕子把那人脸上的脏污都擦干净后,阿菁眨了眨她那双白瞳。真好看,和道长一样好看。


睁开眼睛,入目的是灰白的墙,上面布满了灰尘还有蛛网。这让喜净的宋道长有些难以忍受。
抬手摸了摸身上被细心包扎的伤口,有人救了他。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人救了他。


晓星尘推开门,摸索着走到床边,伸手向前慢慢的伸出,在碰到一点温热的触感时被躲开了去。
他一愣,随即微微一笑,“你醒啦,好些了吗?”
没有回应,只是呼吸声变得有些粗重,隐隐有一些呻吟。
“别动,伤口还没有愈合,你这样乱动会崩裂伤口的。”
晓星尘微微的侧过脸,耳朵听到一些细微的摩擦声,一只手伸过来握住了他的手,紧接着有另外一只手在他手心里勾画着。
一笔一划,在他手心里写了一个哑字。
“不能说话吗?可是因为这伤?”
‘是’
“你叫什么名字?家在何处?”
在他手心勾画的手指有些无力,只是仍旧一笔一划的写着,‘凌霜,四海为家,日前孤身夜猎’
“原来你也是修仙之人,在下晓星尘。”
‘明月清风晓星尘’
晓星尘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晃了晃神,点头应下。
屋外突然传来破碎声,二人皆是一愣。
“道长,道长我不小心把碗摔碎了。”
晓星尘闻言起身,“凌道友暂可安心养伤,切莫勉强自己。”说完,他便摸索着门框走了出去,“阿菁别急,碎了就碎了。”


宋岚看着走进来的人,咬紧牙关。
当那双手触到他脸上的时候忍不住避了一下。
听着那和从前一般的温和的声音,只觉得眼眶发热,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被人按住了肩膀。
宋岚就这么看着他,那五指宽的白布下遮盖的是惨烈的伤口。挖眼之痛他受过,双目不能视物他受过,可如今这一切都让另外一个人替他经受着。
张口想要说话,却只感受到嗓口的疼痛。在深山,他曾遭到邪祟的暗算,吸入毒烟。眼下,重伤未愈,这话是说不了了。
伸手握住晓星尘的手,在他手心里慢慢的写着。
掌心感受到的温热,让他确信这不是一场梦。
“你叫什么名字?家在何处?”
这时候,宋岚清醒过来,晓星尘似乎并未认出他来。
名字……告诉他,他是宋岚吗?
不,不能告诉他。
宋岚侧过身,看着晓星尘,在他手心写下数字。
凌霜,这是他写下的名字。
明月清风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

评论(10)
热度(23)

关于我

想要一台能把脑洞变成文章的机器_(:3」∠❀)_
© 熊小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