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小绮

小段子2

没忍住虐了宋道长一下,不过还是让他说话了的,唔,虽然就一句,反正等下次醒过来又不能说啦~
想了一下剧情,感觉还是写到哪里算哪里吧,不存在剧情这个东西
可能会带汪叽和无线还有薛洋玩
不想写悲剧,但是又觉得凶尸宋道长好带感,(没救了orz
预计是甜甜甜的日常向,偶尔掺着玻璃渣,吃糖请谨慎



这一天晓星尘出门,留下阿菁照顾宋岚。晓道长出门夜猎匆忙间忘记了留下的两个人一‘盲’一哑要怎样交流,就算宋岚可以在阿菁的手心里写字,那也要阿菁认得字才行。所以当晓星尘夜猎回来后,阿菁就先扑到他怀里,“道长你怎么才回来,我快闷死了。”
没办法,总不能强求未愈的宋岚说话对吧,当然他也说不了。晓星尘只能在这段时间不出门了。


“道长出门去打猎,让我要照顾好你。”
在手心写字。
“打猎好玩吗?我也跟着道长去过,但是道长不让我靠近,说危险。”
手心写字。
“哎呀,你别老是在我手里画来画去的好痒。”
没有再画了。
阿菁眨了眨眼,其实她眼不瞎,但是道长要是知道的话可能就不让她跟着了,所以就只能装作是个小瞎子啦。但是一个不认字的‘小瞎子’要怎么和一个说不了话的哑巴交流?
嘤嘤嘤,好捉急,在线等。


放弃了在阿菁手心里写字的行为,宋岚躺在简陋的木板床上,好在他性子本就喜静。
一直坐在床边和他说话的阿菁站了起来,摸索着往屋子的另一边走去。“哎呀,我都忘了。那天道长把你捡回来的时候我捡到了这个,不知道是不是你的,好长的一条。”
阿菁手里拿着一个被布头包裹着的长条物件摸索着走过来,将手里的东西递出。
宋岚按着胸口的伤处,勉强坐起身伸手接过。解下布头,宋岚看着里头的物件,指尖慢慢的抚过刻字。
拂雪。
他的佩剑。
专心看着佩剑的宋岚没发现,阿菁正悄悄的看着他。
和道长看剑的样子好像。阿菁没有上过学堂,但是她觉得这个黑衣哥哥和道长就像,就像什么呢?阿菁挠了挠头,想不出来啊。


“你这伤在休养几天,就能下床行走了。”
‘多谢道长这几日的照料’
“萍水相逢,垂手相助罢了。”
‘待伤愈,可有机会一睹道长的霜华风采’
“微末之技,不值一提。”晓星尘笑得温和煦人。
宋岚看着他,目光落在那五指宽的白布上,想起旧日,想起那双星辰熠熠的的眼睛。
‘在下孤身一人,亦无处可去,不知道长能否收留’
“这……”
‘道长带着阿菁夜猎,始终不妥。我可替道长护着阿菁’也护着你。
指尖在温热的掌心勾画,他要留在晓星尘的身边。即使,就算是让他永远都不能说话也愿意。


阿菁用力的按着那个不断流血的伤口,眼泪流了满脸也来不及擦。“呜呜,凌大哥你别死啊。道长他马上就回来了,你别死啊。”
当白衣道长执剑出现的时候,阿菁哭的更是大声,但是她不敢松手,只能大声的哭喊晓星尘。“道长,道长你快来啊。”
晓星尘闻到了一股血腥气,很重。
“凌霜?发生什么事了?”他摸索着伸出手摸到了宋岚的身上,被血浸透的衣服湿濡。
“有坏人来了,凌大哥就出来把他们赶走了。”阿菁哭的快喘不上气,“道长你快救救凌大哥。”
宋岚半睁着眼,看着近在眼前的晓星尘,将拂雪往旁边挪了挪。至交好友的佩剑,一摸便知,宋岚不想晓星尘认出他。
“我说过,替你护着阿菁。别赶我走。”嘶哑的声音,宋岚每说一个字都觉得有一把刀在他嗓口刮蹭。
晓星尘胸口闷闷的,他摸到宋岚的手用力握紧,“阿菁帮我把他扶进去,然后你去烧些热水。”

评论
热度(19)

关于我

想要一台能把脑洞变成文章的机器_(:3」∠❀)_
© 熊小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