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琰爱吃糖

Zero Requiem番外之E.U .01

第二篇番外已经出来了,然而正文仍旧是一个字都没有
啊啊啊,找不到切入点啊,好烦躁╰(‵□′)╯
这章番外有私设哦,时间线是在阿基德第二部,对!就是朱利叶斯和朱雀出场的那部,为了之后还会产出的番外而做了修改。
体(shi)弱(yi)的参谋在高调出场指挥几场战役后,因为身(ji)体(yi)的关系被提前打包送回了帝都,也就是说监狱play并没有发生~亡国的时间线被无限拉长了,在要写的剧情没写完之前大概是不会出现第三部剧情的了_(:3」∠❀)_
以上,能够接受的话,就往下看吧~

  “奉皇帝陛下命令,前来协助殿下。”偌大的宫殿,以第三骑士基诺为首,三名圆桌骑士半跪行礼。
  “陛下竟然派来三位圆桌骑士,EU的战事想必是可以提前结束了。”修奈泽尔一如既往的温和,“今日你们暂且退下好生休息,很快就会需要你们的。”
  “是。”
  踏出昏暗的宫殿,刺眼的阳光带着暖意照耀着,“又回到EU了啊,朱雀是第一次来吗?我带你熟悉熟悉环境吧。”
  基诺带着堪比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一手勾过朱雀的脖子,两个人的脸贴的很近。
  “半年前来过一次。”挣脱不开基诺的手,朱雀也就随之任之了,反正就算挣脱了,没多久又会被搭上的。
  “诶~已经来过啊。好可惜,还想和朱雀好好逛逛呢。我第一次来EU还是跟鲁奇亚诺那家伙一起来的,简直不想再想起当时的记忆啊。”基诺单手捂着脸,俊朗的青年突然有些沮丧。
  “记录。”阿妮亚很自然的拍下了基诺沮丧的照片。
  “朱雀~我们再去逛一逛吧,殿下也说今天没有事啊。”基诺勾着朱雀晃了晃。
  “要记录。”阿妮亚也抬头对着朱雀说道。
  唔…朱雀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就在朱雀刚点了一下头,基诺就拖着他走了,阿妮亚也跟着走在了朱雀的另一边。
  说起来,上次来EU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待在宫殿,作为正式成为第七骑士前的任务,监管那个人,形影不离。可是待了没多久就因为突发事件被陛下召回了。
  “基诺,我想去一个地方看看。”朱雀停下脚步抬头看着比他高出好多的基诺。
  “朱雀想去哪里?”
  “贫民窟。”
  诶?!
  “为什么要去贫民窟,那里还有很多11区人。”阿妮亚歪着头,有些不解。
  “只是…突然想去看看。”朱雀自己也不知道,只是突然冒出这个念头。
  那个时候,那位公主殿下,也是突然提出想去新宿集中营,吓了他一跳。
  “那就去吧。”基诺拉着朱雀的手腕,朝着城区的角落走去。“呐,朱雀,我可以问问吗?”在去贫民窟的路上,基诺开口问道。
  “什么?”
  “朱雀是和谁一起来EU的?稍微,有点在意呢。”
  基诺没有回头,但是在他问出这个问题后,他握着朱雀手臂的手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手臂肌肉的绷紧。
  三人之间突然安静了下来,朱雀张了张嘴,却发现不知道要怎么说。说护卫朱利亚斯·金斯莱?基诺身为布里塔尼亚的名门贵族,布里塔尼亚的贵族就算不是每个都见过但是至少都听过。朱利亚斯这个突然出现的人,身份也只够糊弄一下长久不在帝都的韦南斯大公等人。那么要告诉他那个人的身份吗?同为圆桌骑士…不,那个人的身份只有自己知道就好。
  “不能说吗?”
  基诺停下脚步,握着朱雀手臂的手不由得紧了紧。“我啊,曾经小看了朱雀。但是现在是真心的,因为相处下来才能发现朱雀的好。”
  “其实也不是不能说,是在正式成为第七骑士前接到陛下的命令,让我护卫一个人到EU。因为那个时候陛下对EU战事迟迟没有进展而有些不满,所以派遣了作战参谋。”朱雀将实情稍作删减的说了出来,还故意略过名字没说。
  “那个时候听说EU突然出现了一个很厉害的参谋,就是他吗?”
  “嗯,不过因为他身体很弱,在EU待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被送回帝都了。诶?阿妮亚,怎么了?”
  朱雀转过头看向扯动他衣服的少女。
  “我们还要在这个地方站多久,被人看很久了哦。”阿妮亚摆弄着手里的手机说道。
  “现在就走,走过这条小路就可以…嘛,看来是不用走了。”基诺扫视了一圈周围,躲藏在暗处的人已经渐渐的将他们包围了。
  “看来,我们是受到‘欢迎’了呢。”
  “怎么办?”
  朱雀转头看向基诺问道。
  “好像也只有一种办法了啊~朱雀,阿妮亚,你们稍微等一下哦。”基诺走上前将朱雀和阿妮亚挡在身后,“我们只是路过,不妨让条路给我们走,怎么样?”
  “布里塔尼亚的混蛋,去死吧!”
  “啊~啊~啊~明明只是想带朱雀好好逛逛的,真是的。”话是这么说着,但是基诺已经干脆利落的撂倒了七八个人。“好险,竟然还拿着真的危险的东西呢~”劈手夺过对方手里的枪支扔到身后。“阿妮亚~有把我帅气的英姿记录下来吗?”
  “嗯,记录了。”
  朱雀颇有些无奈的看着这一大一小。
  “啊啊啊,不要到朱雀和阿妮亚那里去啊~”基诺瞟到有几个人手里拿着棍棒朝着朱雀二人走去,不由得大叫。
  相较于身材高大的金发青年来说,被他护在身后的少年少女就会好对付一点,是布里塔尼亚的贵族吧。那些人是这样想着的。
  然而…
  “哇!”“啊!”“呀!”
  一阵叮零哐啷伴随着惨叫的噪音过后,有几个人从一条小路的暗处跌了…不,是被踢出来。
  原本走在路上的人都不由得退了几步,空出一块真空地带。“呜哇,朱雀,正常人可以踢的那么高吗?”
  “可以的哦,刚才不是看到了吗?”
  “不,那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不过我总觉得刚才那个回旋踢好像在哪里见过。”
  阿妮亚瞥了基诺一眼,不久前在和朱雀的切磋里就见过,不过是Lancelot踢的而已。
  说话间,他们就已经从小路里走出来了,入眼的是破败的房屋和脏污的路面,四周还弥漫着一股奇怪的气味。
  正巧,这个时候刮来一阵风,身后的披风被吹起。粉色,绿色还有蓝色的披风在风的鼓动下翻扬着,干净洁白的骑士服更是和这周围的景象格格不入。
  “枢…枢木…朱雀!”
  啊,被认出来了。阿妮亚抬头看了已经收敛起所有表情的朱雀一眼,明知道会被认出来,明知道被认出来之后会遇上什么,却还要来,这是自虐么?
  “你这个背叛者,来这里干什么,炫耀你做了布里塔尼亚的走狗吗!”
  拜早前册封圆桌骑士的直播所赐,继成为杀戮皇女骑士后,朱雀再一次为人所知,刊登在报纸上的照片也没少被人剪下来钉在墙上。不管是11区人还是布里塔尼亚人,对他都抱有厌恶。
  “背叛者,滚出这里!”
  “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
  基诺有些担心的看了看朱雀,“基诺,阿妮亚,我们走吧。”
  虽然嘴上对朱雀谩骂着,但是当朱雀朝他们走过去的时候,又飞快的躲到一边。
  重新踏入光线昏暗的小路,朱雀一个人在前面走着。
  “朱雀,刚才…”
  “不用在意哦。”
  诶?
  朱雀停下脚步,微微低着头,基诺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这种话我早就听过很多了。我啊,已经做好觉悟了的。”他转过身,直视着站在他面前的基诺和阿妮亚,“即使是出卖我的尊严、友情甚至是灵魂,背叛我的国家、民族、信仰,我都不会后悔,我要做的是远远超过这些的事。所以,我根本就不会在意这些。”
  那双眼睛…
  自从认识朱雀以来,基诺第一次从那双眼睛里看到光亮,不是平时那样的深邃晦暗,而是真正属于那双眼睛本色的生机。
  他大概会一直记得这一幕吧,在那个少年背后,路的尽头就是城区,热闹的叫卖声,还有温暖的阳光和翠绿色的眼睛。
  “走了,我们回去吧。”
  金发青年右手揽着少年的肩膀,左手搭在少女的肩头,一步步的朝着前方走去。

评论
热度(2)

关于我

日常沉迷吸居,
懒癌晚期,拖延症患者
更新随缘,目前主更澜巍衍生
© 琰琰爱吃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