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小绮

【琅琊榜同人】【蔺靖】琅琊记名簿 45

  看完了四十多章决定来一发评论,不然感觉有些对不起辛苦码字的太太了。献上不算长评的评论,写的有点凌乱,请不要介意(。・ω・。)ノ♡  @阿涛ckann
  从一开始的萌萌甜甜到后来的酸涩心疼,会觉得剧情就是一群萌萌哒的妖精们看着鸽主景琰塞人狗粮的我简直太天真了!
  景琰知道赤焰和祁王被诬告的真相,说实话这让我有点小惊讶,但是却又觉得很合理。毕竟那是自己一直最仰慕的兄长和最交好的兄弟,但是谁都不知道景琰他知道。我想当年参与了诬告赤焰和祁王的人知道了这一点会怎么想?景琰恨着,不屑着,那些所谓的阴谋诡计,因为就是这些才让他失去那么多东西的。但是如今他又使着这些阴谋诡计,因为他要夺嫡,因为他要翻案,因为他要还一个清白公道给那些枉死的人。可是,之后呢?
  看到45章的时候,真的要给太太跪了(献上膝盖,太太您看我跪的姿势标准么orz)这环环相扣的剧情,完完全全坐实了太子的罪行,誉王还在一旁暗自得意,自认为是渔翁得利,却不知道这其实只是个假象。
  然后太奶奶那里,看得想哭啊!!!太奶奶老了迷糊了可是还是会记得祁王小殊还有景琰,甚至她还记得要拿点心去哄景琰。但是!就是因为看到这里,我就想起原著里的那段“金钟二十七,大丧音,宫中已无太后,那么就是……”
  心塞!
  一口血!
  在失去兄长,挚友,王妃甚至更多东西之后,还要失去疼爱他的太奶奶,哦,之前还送妹妹景宁和亲。那么问题来了,景琰在失去了那么多之后,留给他的还剩下多少?
  如果,一切都没有发生。祁王还在,景琰就能做他想做的大将军王,不用这么费心夺嫡。小殊还在,景琰就不会保存一颗鸽子蛋大的珍珠十三年还不知道该送到哪里去,也就不用一心想着翻案为赤焰洗刷冤屈。靖王妃还在,景琰就不会有遗憾也许还会有可爱的小世子小郡主。
  最后我就想问问还有多久能看到苏兄掉马!虽然苏兄拖着病弱的身体搅动金陵风云很爽很帅很痛快,但是我就是想看他掉马😜
  PS:通篇鸽主的存在感被我吃了,因为写完才发现我把鸽主忘记了😂

阿涛ckann:

智障了,看漏了一章。

误导大家了,sorry,提前更好了。

————————分割线——————————

第四十五章


越贵妃想站起来,却突然一阵晕眩。

昭仁宫内殿的偏阁内跪着一个乔装成太监的死士,“娘娘……”

越贵妃死死地抓着几案的一角,“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为什么!”

此时已经是四更时分,整个宫城一片死寂。越贵妃只是草草穿了外裘,显然是从梦中惊起。

“娘娘。”死士目眦欲裂,“您得赶紧想办法。不然天一亮,靖王和誉王就会进宫面圣了……原本是昨日才发现殿下亲兵的一个参将无故失踪了,还以为是遭了人暗算。刚刚入更时分的时候,我们的人发现靖王殿下竟然自己一个人回来了……二更时分,靖王府内就发生了骚动,誉王领着亲兵和巡防营的人竟然即刻赶到……我们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娘娘,近日殿下为了保住兵部尚书,到处费心费力,根本不会抽风了去对付靖王啊……”

越贵妃牙关颤抖着,“靖王府出事,誉王马上去支援,太子的参将不见了……”

她摔碎了一个茶杯,掐着自己的手心逼迫自己冷静下来,“听着,先不要去告诉太子,让他什么都不知道。然后,趁着现在天未亮,你派人,杀了兵部尚书李林,伪造成畏罪自杀,但是要留下破绽,等明日太子进宫之后,再把事情闹出来。”

“娘娘,可是这次……”

“太子逃不过了,但是要保住他东宫的位置。”越贵妃瘫坐在坐榻上,“萧景琰突然赶回来,肯定有蹊跷,联系我们的御史,参奏萧景琰违抗皇命私自回京。”

“让太子妃明天一早带着世子和郡主进宫。”

“是。”


清晨。

朝会。

此时已经是十月底了,各处的杂务也开始多了起来,若按往日,如果不是朔望之日的大朝,那么在朝会朝拜过皇帝之后,除了中书令、各部尚书及皇帝钦定的官员入武英殿奏事之外,余下官员都会散去,回各处官衙处理公务。

誉王却当堂参奏,太子蓄意纵奴伤人,意图谋害靖王两位侧妃。

昨夜誉王强行调动巡防营人手之事在一早就被报给了梁帝,梁帝却在此时才知道誉王调动巡防营去围靖王府邸的用意来。

太子目瞪口呆,“誉王,你就算和我不对付,是不是也要找点正常人找的借口?”

梁帝沉下了脸色,“你可知道蓄意构陷之罪?”

“昨夜儿臣接到巡防营欧阳统领的求助。”誉王面色不改,“欧阳统领?”

欧阳激出来了,“昨夜臣接城门守兵的禀报,有人在城门关了之后,还强行进城,本想阻拦,却因为是靖王殿下,手下人不知如何自处,遂来禀报微臣。”

梁帝问道:“景琰?景琰已经率军回到京城了?如何暗夜入京?”

“靖王殿下独自一人,并未率军。”欧阳激说道,“臣便赶去了靖王府里,本想着不声张,让靖王殿下补办个手续,谁知道,就听得靖王府里起了刀兵之声。”

“什么!”梁帝猛地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臣不敢贸然闯皇子府邸,便去求助于誉王殿下。”

誉王接话:“儿臣是想着,景琰此去送亲,几乎带走了自己所有的亲兵参将,万一府里有点意外,也不好处置,便擅自闯进了景琰的府里。”

太监尖利的声音蓦然响起——

“靖王殿下求见——”

梁帝神色不明,“宣。”

萧景琰一身戎装,鲜血混合着尘土,大步走上了正乾殿。

他单膝下跪,抱拳行礼,“儿臣送八公主入楚归来,呈上大楚国书,及军报。所率军队五千,已经全部抵达京城外西南军营驻扎,恭请陛下旨意。”

朝堂上议论纷纷,梁帝抓紧了坐榻的倚栏扶手,“全部人都回来了?”

“昨日黄昏已至京郊西南五十里外,连夜行军,今晨已经全部驻扎在城外西南军营。”萧景琰有条不紊地奏报着,“儿臣请罪,昨夜私自闯城门入京。”

太子已经汗湿衣衫。

萧景琰再拜,“儿臣再请罪。”

“何罪?”

“儿臣昨夜于府中后院,诛杀太子亲兵家奴,共三十人整。”

朝堂之上一片死寂。

片刻之后,又是一片哗然。

“萧景琰!你胡说八道什么!”太子青筋暴起,“你这是红口白牙地就诬陷本宫!”

“诬陷?”萧景琰冷笑,“皇兄,我倒想问你一句,我又不在京里,你派你的亲兵来,是想杀我的府兵,还是杀我的侧妃?区区两个妇人,也值得你派几十死士来?”

“哈,”萧景琰笑了一声,“还是皇兄觉得,这几个喽啰杀不了我,还能杀了我的女人,杀杀我的锐气?”

萧景琰逼近了他一步,太子被萧景琰周身的杀气和血气镇住了,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差点坐在了地上。

“够了!”


武英殿内。

太子跪在地上,几乎是嚎啕着指天发誓。

梁帝脸上阴晴不定,此刻武英殿只有太子、誉王和靖王在,一众人等都不能进来。

好好的一个朝会,变成了一场兄弟相残的大戏。

“父皇,我又不是傻子,我吃饱了撑了去杀景琰的小妾做什么!他要多少个小妾不行!我疯了吗!”太子痛哭流涕,“我是遭人陷害的,父皇!父皇!”

萧景琰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

誉王也看不出神情,“皇兄,景琰亲手诛杀的刺客,不如我们把刺客的尸体都抬上来,看看是不是您的熟人?”

“你!”

高湛自门外匆匆而入,“陛下,京兆府的人已经去验过刺客的尸体,都……都有太子家奴的刺青,其中领头的那人……”

高湛呈上了一个令牌。

太子瘫坐在地上。

梁帝暴怒,一把掷出去,直接砸在了太子的头上,“你自己看看!”

太子调动府兵的令牌,如假包换,小飞流亲手偷来的。

不过没人知道。

“父皇啊……”太子痛哭失声,“父皇,儿臣冤枉啊……”

“京兆府尹还报。”高湛看了太子一眼,带着些怜悯,“七日前赵县侯府的二公子来报案,家中一个奴婢失踪了,就在刚才,京兆府的衙役找着了那个奴婢的尸体,却是已经变成新的白骨了。”

“什么?”

萧景琰瞥了他一眼,“赵二公子是我侧妃赵氏的兄长,之前,赵妃发现一个侍女不听话,让二公子领回去管教了,谁知道,真正的那名侍女,早就死了。”

真正的琉璃,尸骨是在太子的那位“领兵刺杀靖王侧妃”的参将家里挖出来的。

山雨欲来。

梁帝试图从另外两个儿子脸上看出些什么来,可是誉王一贯地胸有成竹——是了,能够打击东宫,他自然高兴。

萧景琰没有表情,一脸冷漠,眼底里却闪过愤怒。

是的,他愤怒,还有不屑。

梁帝发现他看不懂这个儿子。

他长叹了一声。

他一辈子都想着帝王之术制衡之道,到头来,年迈的他看着亲儿子们自相残杀,却生出了那么些绵延不绝的悲哀和心痛来。

太子开始恐惧,来自内心深处的最深的恐惧,因为他发现他已经辩无可辩了,铁证如山。

“景琰,”梁帝开口了,“你深夜入京,是否早已知晓太子要加害与你?”

萧景琰在心中冷笑不迭,道:“父皇多虑了,我若是早些知晓,怕是太子派出来的人,就不只是被我诛杀这么简单了。”

梁帝一惊,“你……”

萧景琰拱手,“父皇,儿臣不是什么良善之人。昨夜亲手诛杀刺客,实则是事发突然,加上府内防卫不足,怕有漏网之鱼,加害两位侧妃,遂一了百了——儿臣深夜入京,也没有什么别的原因。”

“李侧妃生日是昨日,我紧赶慢赶,还是不能在昨日之前入京。率军回来,还得交接事务,各项杂务得忙四五日,遂心存侥幸,凭儿臣的武功,真想独自入京也容易,便私自先行回府,”萧景琰冷笑一声,“谁知道,生日差点变成祭日呢?”

“你就为了个女人的生日?”太子急道,“你这是狡辩!”

“皇兄,就许你纳了十几个美貌的歌女为妾,就不许我为我的侧妃过个生日?”萧景琰满脸嘲讽,“去年我给她过个生日,闹得满朝风雨,李尚书差点以死明志;今年我偷摸给她送点生辰礼,还撞上皇兄来刺杀?皇兄,我怎么觉得我的运气这么好呢?”

这个理由太荒唐了,可是谁又会拿这种荒唐的事情来撒谎呢?

“儿臣之罪,儿臣自行承担。”萧景琰跪下,“但求父皇给儿臣一个公道!儿臣此生最恨此等阴险恶毒之事,若是正面对抗,死生均为儿臣一人之事,若是想加害儿臣的身边人,以此达到打压儿臣的目的,儿臣誓死还击,以血还血!”

太子连连后退,几乎被萧景琰的目光逼视得瘫倒在地。

誉王袖手旁观,等着做渔翁。

“够了!”梁帝身心俱疲,“此事……”

“儿臣仍有事禀报。”萧景琰打断了梁帝的话。

梁帝长叹一声,“景琰,得饶人处且饶人。”

“父皇,我如果昨夜没有回来,那谁来饶过我的侧妃?”

梁帝无言以对。

萧景琰站了起来,“太子殿下,你不是说杀我的侍妾是吃饱了撑的么?”萧景琰从怀中掏出一个锦囊,扔在地上,“兄弟相残至此,我也很想知道,我到底哪儿得罪了皇兄?我挡皇兄的路了吗?”

“这是……”

“三皇兄领命彻查谢玉一案,”萧景琰道,“父皇应该知道,旁人并不能插手,并且谢玉罪责已定,判流刑,不日就要上路了。”

“确实如此。”

“三皇兄查出来些旁的东西,事关儿臣。”萧景琰道,“可是父皇已经命令结案,三哥拿不准主意,又觉得烫手,偏偏儿臣那时候已经出京送景宁入楚了。于是,这个东西就被宁王妃私下里给了赵妃。”

太子面色惨白,他什么都不知道,浑身无力,周身绝望,他只知道,萧景琰绝不会放过他了,不管是真的证据还是假的证据。

“昨夜我回府,直接去的李妃院里,”萧景琰继续道,“太子殿下的刺客,显然很知道哪儿应该去,所有的杀手,全都是冲着赵妃的院子去的,我一人杀过去,亲兵来保护李妃——可是没有任何人过来,一个都没有。”

太子彻底瘫坐在地上,浑身战栗。

“是太子知道我已经回京了呢,还是李妃根本无足轻重?哪怕我更宠爱她?毕竟要紧的东西,在赵妃手里。”萧景琰脸上的嘲讽慢慢变成了悲哀,“太子殿下,就算我挡了你的路,和一个女人有什么关系?和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有什么关系!”

兵部尚书突然紧急求见。

这个曾经风光无比的一部大员,披头散发,满身鲜血地冲进来,“陛下!陛下!陛下救救微臣啊!”

他痛哭着指着太子,“殿下,臣为了您鞠躬尽瘁,您为何要赶尽杀绝啊!微臣的夫人已经身首异处了,求殿下放过臣,放过臣的幼子幼女啊……”

太子呼吸猛地一顿,白眼一翻,生生昏死过去。


苏宅。

梅长苏在棋盘上落下一子,蔺晨一脸鄙视,“你又输了……你的棋艺逆风能臭三十里,当初你真的和景琰对弈过?”

“景琰下棋下得比我好。”梅长苏拍拍手,让蔺晨收拾棋盘,

甄平从外面进来,身上还带着血腥的气息,“宗主,一切已经妥当。您料得不错,太子的人果然要杀李林。”

“你上哪儿知道的?”蔺晨问道,“你不是打发景琰入宫演戏去了么?”

“不难猜。”梅长苏一笑,“昨夜动静那么大,太子那边不可能不知道,既然铁证无法推翻,那不如把事情往党争上面推,如果誉王先是卖了景琰人情,太子出事,后脚太子这段时间费尽心思想捞的兵部尚书也被杀了,陛下想不往誉王刻意陷害上面想都难。”

“可是如今,兵部尚书还活着,指证太子意欲杀人灭口,利用他转移注意力,更能说明昨夜围杀靖王府的人,肯定是太子的授意。”梅长苏给蔺晨倒了杯茶,“再说了,谁说景琰是去演戏呢?”

“锦囊里的内容是真的,”梅长苏幽幽道,“太子的参将也是真的,最重要的是,景琰不会放过太子。他甚至比我还清楚当年赤焰一案是怎么回事,他恨不得把太子和誉王千刀万剐——太子殿下如今听着景琰的声声控诉,看着无可辩驳的证据,是何种滋味?”

就像当年,赤焰军被控告谋逆一样。

都是辩无可辩,铁证如山。


“传中书令来吧。”梁帝疲倦至极,那个锦囊还放在他的手边。

他读了一遍又一遍。

誉王的嘴角微微上扬。

萧景琰脸上的神情尽皆隐去了,无悲无喜。

柳澄在散朝后就被领去偏阁等待传召,此刻扶着高湛的手不紧不慢地进了武英殿。

高湛伺候笔墨。

“太子……德行……”梁帝嘴唇颤抖着,“你自行拟旨吧,废太子为献王……一应供应礼遇随之立减,连同家眷,禁足于府中,非旨不得出。”

消息传回后宫里的时候,一众嫔妃正在太皇太后宫内奉承,越贵妃带着世子和永嫃,哄得太皇太后笑逐颜开。

来传旨的是梁帝身边的一个太监。

越贵妃瞬时一口气上不来,生生晕倒了,永嫃被吓得大哭起来。世子已经懂事了,强忍着泪水,抱着妹妹。

太皇太后还懵懵懂懂着,“两个乖乖重孙儿,别哭哦,来太奶奶怀里。”

皇后笑了一声,“皇祖母,您是承平和永嫃的高祖母,可不是太奶奶呢。”

“诶。”太皇太后早已经糊涂了,“这不是我的乖乖重孙儿么?这不是琰儿吗?琰儿,琰儿……”

静妃忙上前来,“太皇太后,景琰还没有入宫呢,等景琰入宫了……”

宫人七手八脚地把越贵妃抬下去了,言后制止了静妃,让人把承平强硬地拉开,拉到太皇太后的面前。

太皇太后笑着把憋着眼泪的承平搂进怀里,“乖乖琰儿,怎么总是这么爱哭呀,来来,”她抓起身边的一块点心,“不哭,太奶奶给你点心……我的乖小七,是不是小殊又欺负你了?还是你母亲又不给点心吃了?”

没有人敢接话。

这位老妇人环视了一周,却只见到一个哭着的永嫃,“怎么不是小殊呢?这个小娘子是谁家的呀?我的乖乖重孙儿景禹呢?小七呀,你大哥呢?小殊呢?我的宝贝儿晋阳呢……”

萧景琰就站在门外,隔着一重门。

无声地泪如雨下。

——————————TBC——————————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356)

关于我

想要一台能把脑洞变成文章的机器_(:3」∠❀)_
© 熊小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