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琰爱吃糖

小段子4

本来早就写完了的,但是发现居然把剧情时间线弄错了T_T
这个时候无线应该还是孤魂野鬼的那种,温宁小天使也还被控制,汪叽也还没有和无线重逢
嘤嘤嘤,只能推翻重写

十六
巾帕浸了水,挤干水摸索着替昏迷的人擦汗。
“也不知道你梦到什么了。”晓星尘叹了口气,端起水盆往外走。眼盲的他看不到那人张阖的唇,像是在喊着谁。

十七
最不愿意面对的记忆翻涌着,一幕幕刺心的画面。
在远离尘嚣的桃源仙境醒来的那一刻,重见光明的那一刻,他后悔了。白雪观被屠不是晓星尘的错,双目失明亦不是晓星尘的错,可是他却忍不住迁怒晓星尘。
想对他说:对不起,这不是你的错。
可是他找不到晓星尘了,他把他弄丢了。

十八
宋岚躺在木板床上,仔细的回想了...

小段子03

这章算是回忆吧,点小红心的时候,多留点评论啊(^_^)

十一
高山云顶,长覆白雪,冷松傲立。
山中有一道观,名白雪观。
观中有一少年,名宋岚。一剑一拂尘,除鬼蜮斩奸邪。

十二
雪白的剑芒穿透食梦鬼的头,执剑的手看似轻微一挑,这沾满血污的食梦鬼便被人斩首。
方才四下逃窜的子弟纷纷聚集起来。
宋岚现在已经被斩首的食梦鬼尸体前,冷玉一般素净的脸上还带着方才为了阻挡食梦鬼而留下的伤痕。
昏暗的林中漫步走出一人。一身白衣,剑镂霜花,最值得让人注意的是那双仿若星辰般的眼睛。
“来者何人?”方才突如其来的一剑让宋岚对这人有了几分欣赏之意。
“抱山散人门下,晓星尘。”
“白雪观,宋岚。”

十三
曲径小路,踏雪而来,悄无声息。...

小段子2

没忍住虐了宋道长一下,不过还是让他说话了的,唔,虽然就一句,反正等下次醒过来又不能说啦~
想了一下剧情,感觉还是写到哪里算哪里吧,不存在剧情这个东西
可能会带汪叽和无线还有薛洋玩
不想写悲剧,但是又觉得凶尸宋道长好带感,(没救了orz
预计是甜甜甜的日常向,偶尔掺着玻璃渣,吃糖请谨慎


这一天晓星尘出门,留下阿菁照顾宋岚。晓道长出门夜猎匆忙间忘记了留下的两个人一‘盲’一哑要怎样交流,就算宋岚可以在阿菁的手心里写字,那也要阿菁认得字才行。所以当晓星尘夜猎回来后,阿菁就先扑到他怀里,“道长你怎么才回来,我快闷死了。”
没办法,总不能强求未愈的宋岚说话对吧,当然他也说不了。晓星尘只能在这段时间不出门了。...

小段子

一个脑洞的衍生,能写多少是多少吧
笔力不够,人物肯定ooc,晓宋晓无差
有私设,宋道长受伤说不了话,是不是暂时的看后续发展


意识昏沉间仿佛有人搬动自己。
小看了那藏于深山的邪祟,虽然最终将这个祸害一方的邪祟除去,但也因一时不慎重伤在身倒在了路边。迷蒙间,恍然想起还没有找到他,还没有和他说……该说什么呢。
只要能够再见他一面,只是远远的看他一眼,知道他还好就够了。
疲累和伤重的衰弱击倒了他,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阿菁是个活泼的小姑娘,遇上了一个眼盲的好心哥哥,跟着他一路走。
这一天他们在路边捡到了一个人,阿菁原本是想拉着道长避开的,但是没能成功。
哼,阿菁不开心ヽ(≧Д≦)ノ
但是当她用沾了水的帕子把那...

一个想了很久的脑洞

看魔道的时候义城这条线虐的心肝脾肺肾都疼,活泼的阿菁,从小缺爱长歪的薛洋,还有本该一起仗剑天涯的双道长。
负霜华,行世路,一同星尘,除魔歼邪。
带着锁灵囊,背着霜华拂雪,宋子琛踏上了另外的一条路,一条只有他能走的路。
如果,白雪未屠,他们会怎样?建起一座新门派,不受血缘约束,教导弟子,相伴夜猎。
那如果,晓星尘和阿菁捡到的不是薛洋而是宋子琛呢?

只是一个脑洞,可能会写也可能不会,只是想了很久。
如果他们遇上的是宋岚那一切或许会不一样,至少阿菁不会死,晓星尘不会死,宋岚也不会变成凶尸。

关于我

日常沉迷吸居,
懒癌晚期,拖延症患者
更新随缘,目前主更澜巍衍生
© 琰琰爱吃糖 | Powered by LOFTER